江阴 [切换站点]
A-安徽(按省份首字母排序)
F-福建
G-广东
G-广西
G-贵州
G-甘肃
H-河北
H-河南
H-湖北
H-湖南
H-黑龙江
H-海南
J-江西
J-吉林
L-辽宁
N-宁夏
N-内蒙古
Q-青海
S-四川
S-山东
S-陕西
S-山西
X-新疆
Y-云南
X-西藏
Z-浙江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同城头条  >  艺术  >  符浩书画作品欣赏
符浩书画作品欣赏
2020年04月25日 15:10   浏览:44   来源:之妍艺术网


符浩,1974年生于陕西宝鸡

曾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山水画专业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陕西省书协创作委员

陕西省青年书协常务理事兼行草委员会秘书长

宝鸡市书协副主席

宝鸡市“有突出贡献拔尖人才"

被陕西省书协授予“陕西省优秀青年书法家”称号


作品获奖

获全国第二届商鼎杯书法展银奖

获第三届颜真卿奖全国书法大展二等奖

获陕西省首届临帖大展最高奖

首届、第二届全陕青年书法篆刻大展均获最高奖

获陕西青年书法奖 

获宝鸡市政府第六届文艺大奖一等奖

获宝鸡市文艺创作贡献奖


作品入展

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

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

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

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展

全国第五届楹联书法大展

全国第七届楹联书法大展

全国第二届草书大展

第四届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

全国首届西部书法展

全国第三届西部书法展

老子诞辰2578周年全国书法大展

“丝绸之路”全国书法大展

首届中国普洱茶乡书法大展

荣登第二届中国书坛百强榜

西泠印社首届国际书法展

西泠印社全国首届楹联展

西泠印社全国首届手卷展

作品发表于《书法报》《书法导报》等专业媒体


精神郁勃  莫可制抑

——我读符浩和他的书法

文/吴川淮

书法这种艺术,因为和语言联系在一起,便生出了无数的意味,无数的念想。但一旦成为艺术,它就有自己的系统与法度,理解和掌握这门艺术,一个是养,一个是悟,养和悟之间,也有不少的意外。

符浩的书法,对他自己是一种意外,对高手如林的陕西书坛,也是一种意外。他这个不事张扬的低调的书者,以一种有别于他人的状态,闯了进来。他的书法是和一堆古人所联系的,但在一堆面目相同者的书作前,显示了一种独特。意外与独特,让他进入了书坛。虽然已是小有名声,虽然在依然低调之中守护着自己的一方天地,他是在这种孤独与寂寞里得到了一种充裕与收获。

介乎于碑帖之间,介乎于明清与唐人之间,介乎于传统与现代之间,也介乎在魏晋与个性的联络之间。符浩的书法存在在这种“介乎”,应了《周易》里的“谦”卦,

符浩是聪明的,他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语言,寻找着自己的线条,自己的结体。不断地和古人在碰撞,和现代人在碰撞,也和自己碰撞。碰撞出的是一种感觉,似帖非碑,传统在里面生长着,符浩自己也在生长着。符浩的书法,基本定位在碑与帖的结合里,碑味要比帖味重,但又以这种碑的笔法去写行草,这条路从前人讲,于右任是走出来了,但很多人都在半道上就歇住了脚。符浩依然在跋涉着。当代书坛,南北书风的差异已经不大,但从细腻的帖学一路的感觉上,北方的书家还是逊于南方的书家,但在碑学的书风中,北人却胜于南人,这或许是地理气候与历史渊源的缘故吧。符浩的书法中也能读到一些细腻的表现形式,但他还是骨子里透出的是一种刚韧,一种质感的力度。否则,在连续第九、第十两届国展上他都能入展,完全以自己的技术情感的密切结合的扎实实力完成的。

司空图在《诗赋》中说:“知非诗诗,未为奇奇,研昏炼爽,戛魄凄肌。神而不知,知而难状。挥之八垠,卷之万象。”这里说的是诗,我看的却是符浩,把一种执着的精神贯穿进来,把不同的传统调动到自己的风格之中,也许并不完美,但它存在着,存在证实着一种个性的存在,这也是一种聪慧。

认识符浩十年,十年都在变,似乎并不稳定,但一种统一的风格是一致的。一个人所有的变化,都蕴藏在自己一体,有的人不会发掘,有的人在发掘中把自己给放大了,符浩是一个在精神上放大的人,但他有很内敛,很低调。符浩能守能变,一任性情,倔强守拙,见朴知性。符浩最大的没有变的,是身上的朴素,这是他的本色,是他原始的精神。虽然他从传统中汲取了很多,不断地在变化着自己的形式,从书写大字到蝇头小楷,从篆籀八分到行草创作,他守的是一个自己。

书法十年,我和符浩都成了“书法人”,既是职业亦是业余,既在其内又在其外。在这里我不想称为“书法家”,书法在我们心里太神圣了,以至于把这个“家”字放在我们身上有些奢侈!

十年,书法就像种子一样扎根在了心头。这个时代给我们这一批人打开了一个书法的空间,也打开了一个精神世界无限被放大的空间,这是在建国的前三十年间所无法想象的。由一种爱好,甚至是父母要求的一种训练,成为了以此为职业和身份,以此成为可以混社会的手段。活人难,难活人,书法却让人活着容易,深入难。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对于现实的超脱,没有追求,昏昏碌碌,小日子也许会过得非常的滋润,打打牌,写写字,聊聊天,喝喝酒。有一批写字的人就这样地堕落下去了。自省者是在不断地打磨,打磨成一个尖锐的方石,还是打磨成一个柔滑的圆石?这是我的比喻。

符浩在坚持地追求着,书法于他是一个不断开垦的世界,是一个不断开拓的外延。无论从传统的吸收,还是对当代的吸收,他都在敏锐地把握,敏锐地渴求。但他又是能够把热情放在自己理性的控制之中,把传统与技术和情感与性情自然地结合,把对自我的表达放在一种自己可控的范围之中。他在寻找一种状态,这种状态不是精雕细琢、完美雅致的,它带着那种草根对于文化的理解,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传统的虔诚。“精神郁勃,莫可制抑。”(鲁迅语)力量感与情绪性都灌注于作品之中,这是符浩的长处。

2004年5月,在沣峪口,我认识了符浩。我们都成为了当代“书法运动”(这是我对当代书法的一种描述)的一个分子,无论在宝鸡还是铜川,无论在西安还是西府,无论在北京还是陕西,同道与兄弟之情使我们不论隔了多远,都在精神的感召中呼应,都在这种跋涉中互相慰藉。

2007年,一次偶然,符浩和唐永平两人路经铜川,我们在铜川市一中的宿舍里彻夜长谈,第二天三人又同上了药王山,一同观赏了《姚伯多兄弟造像碑》和其他北魏碑刻。符浩的感悟力很强,他惊叹北魏的书法,在对原碑的仔细观察中啧啧称叹。

倏忽已经七年……

在北京寂寞的书斋里,我想如果符浩来到北京,最好是金秋的十月,满山红叶,我将邀请他上香山,虽没有书法的胜迹,但菊香书屋那是一定要去的,上了山顶,在一片片红叶之中,去体验这人生的一瞬,就宛同七年前的药王山。

苍颉鸟迹既茫昧,

字体变化如浮云。

陈仓石鼓又已讹,

大小二篆生八分……

(注:吴川淮,号同官一水斋主,1963年生人,为中国书协新闻出版委员会委员、中国新闻出版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榜书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书协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杂志编辑、陕西省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曾出版《以书为道》、《朦胧诗赏析》、《涵蕴无语》等著作。)

符浩书画作品

头条号
之妍艺术网
介绍
之妍艺术官网
推荐头条